冰彩

一个热衷追求宇宙真理的敏感神经冰
新浪微博@冰彩

他说:修底片的工作是天下最愚蠢的事!

继续名画系列——第2颗

冰彩臆测:

这是现实和超现实的碰撞

一个红色的房子冒着红色的炊烟

由梯子连接在调色盘上

画布上的房子如雕塑般立体了起来

如果把画横过来

你会发现

或许画布上立体的房子才是真实的场景

有的人家在做饭,炊烟袅袅

还有一个醉汉在栅栏外撒尿

多么生活化的表达!

再看很明显的细节

一只红色的羊似乎从画布上飞出

其实你仔细看

这只羊是被“绣花针”拉扯着钉在了画板上

这时我们思考:

难道画布上的这些房子

也是被人一针一针缝上去的吗?

那么问题来了

谁在缝?是画家的妻子吗?

那么是不是所有的意象包括绿衣画家

都是“想象的第三者”,即“神”来创造的呢

毕竟绿衣画家的调色板

与画布、栅栏相连成一个整体

那么,到底谁创造了谁?

抑或所有物件是相对孤立的关系?

还是生物链的循环共生关系?


他们当然都是画家夏加尔创造的!

因为画家在创作的时候最接近神


画家小传(2)

夏加尔上学后因为内向

及犹太人的身份常被同学欺负

然后变得孤僻、口吃

他常在窗边看窗外的人群展开想象

他最爱几何课并爱上了绘画

他终于受到了一些尊重

但是在家里,他的画用来当地垫

或置于仓库角落挂满灰尘

母亲希望他成为一个店长或是摄影修片师

他说:“我憎恨修底片的工作,

这是天下最愚蠢的事!

擦掉雀斑,弄去皱纹

弄得千人一面

全都弄得年轻,全都不像本来面目

干嘛要这样干呢?”

家人无一支持他的画家之路

父亲将钱币(学费)扔在地上

让他自己一枚一枚拾起……

未完待续~


个人公众号:冰彩七刀绘 



评论(2)
热度(24)

© 冰彩 / Powered by LOFTER